「沒有不好的樂團 只有不好的指揮」 與閻惠昌會面後記
25 May
三位藝術大使與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會面後,與大家分享他們從閻老師身上學到關於指揮、關於音樂的事。
 
葉穎恆 恩主教書院 第三屆藝術大使
今次很榮幸能以校園藝術大使的身份與閻惠昌老師親身對話,令我對中樂及中樂團有更深認識。閻老師於講座中,講解很多指揮與樂團溝通的語言及肢體動作的指揮技巧,對我於樂團的演奏絕對有不少幫助。於面談中,我了解更多閻老師於帶領樂團需要的能力、責任和心得。閻老師曾提及一個精英中樂團是不會有超水準和最好的表現,因為水準高低均是指揮的掌握之內,而音樂永遠都不會有最好的境界,可見其實無論是當一個指揮,還是一個演奏者,均是學無止境,必須要不斷努力、改善,才能有進步,演奏動人心弦的音樂。
 
關樂天 喇沙書院 第二屆藝術大使
樂師,士兵也;指揮,將軍也。一個將軍往往決定了一隊軍隊的戰鬥力,這道理在一個樂團中也相同:即使樂團的質素有多好,沒有一個好的指揮這個樂團也不能演奏出好的音樂。
 
香港中樂團在中樂界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現任指揮閻惠昌當然居功至偉。從這次對話中,我深深感受到這個修身、治國、平天下的過程。閻老師表示,修身乃是作為指揮的基礎,音樂修為和個人修養同樣重要。平日不用上班的日子,他會多去了解不同地方不同風格的音樂從而擴充自己的眼界,探索、擴展也是學習音樂的一個重要階段。
 
中樂團經常演奏新作品,但到底這些新作品是怎樣構成的呢?我們就是單單負責演奏也感覺困難了那指揮不是更頭痛嗎?閻老師說,新樂譜到手後,從頭到尾看一次後音樂的大體架構就已經在腦海中出現。從基本的音域拍子到樂曲的演繹效果也絲毫不漏的呈現在他的腦海裡,這就是作為指揮應有的能力和音樂修養。看來要成為一個指揮要走的路是很遙遠很艱辛的。不論是指揮還是樂師,對自己嚴格是成功的第一步。
 
有云,沒有不好的樂團就只有不好的指揮。不同的指揮棒下的樂團也會有不同的質素和演奏效果,很慶幸香港能擁有一位世界級的指揮令香港中樂團在中樂界以至世界各地也立下固不可破的地位。最記得閻老師說過,令他堅持的就是對音樂的熱愛。對,熱愛就是令音樂之門常開的關鍵。
 
杜峰廉 五旬節林漢光中學 第二屆藝術大使
我是第二屆校園藝術大使,五旬節林漢光中學學生杜峰廉。由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習笛子,至今約十年。今次有機會能參加指揮工作坊感到非常榮幸。透過這次寶貴機會令我明白到,要當一位一級指揮家,除了要了解樂曲、作曲家的思想、經驗豐富外,與團員的默契,都是十分重要,並非短時間內能做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藝術大使將於5月30日與《癲噹》創作者陳宇峰及Pam Hung會面,並接着於5月31日到訪粵劇新秀黎耀威。請留意會面後上載的分享!